“秦大人,久等了。”冉修辰朝他拱手见礼。

秦大人笑了笑,也没怎么在意的样子,只是略有些好奇地道:“吏部的事情很多吗?冉大人竟这个时候才回来。”

“不是,我方才去办了些别的事情。”也不欲多谈,“秦大人请坐。”

待坐下之后,下人将热茶奉上,那秦大人端起来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,净是跟冉修辰扯一些杂事,而冉修辰也就这么跟他闲闲地聊着,心中却是暗想,如今自己都不是翰林院的人了,秦大人还这么晚了上门,肯定是有事,而且还是有些难以启齿的事情,要不然也不至于一直扯些琐碎的闲事,却一直不谈今日前来的目的。

说了半晌之后,那秦大人终于挺了下来,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冉修辰,“其实,我今天来找你是受人所托。”

冉修辰还以为秦大人是要求自己帮他在吏部办些什么事,当下也没有吭声,只等着秦大人的下文。

“冉大人你……还未有婚约吧?”

一听这个话,倒是冉修辰愣住了,他还以为秦大人这样吞吞吐吐的,是要求自己办事儿,万没有想到他最后问出了这么一句话。

冉修辰不由在心中失笑,面上却一脸严肃,“秦大人这是要给我说说媒吗?”

秦大人闻言更不好意思了,他知道冉修辰是个什么性子,向来不喜欢跟外人多谈什么的,更别说是自己的私事了。

“也是被我夫人缠得没办法了,她有一个侄女,今年刚及笄。家里的正为她张罗婚事,我夫人她……”

其实秦大人已经跟自己的夫人说了,冉修辰八成是不愿意的,她娘家也不算什么高门大户,她侄女的才貌虽然也算不错,可冉修辰毕竟是年少天才,小小年纪就中了状元,如今又进了六部之首的吏部,所有人都知道他前途无量。不知有多少媒人给他说过媒,无一例外全都被拒绝了,自己夫人那娘家侄女想比起来,条件就太一般了。冉修辰大概是看不上的。

“我明白秦大人的意思了。只是我方才刚喝了点酒,精神实在不济,若是秦大人愿意的话,明天晌午我去翰林院找您,我们再详谈此事吧。”

那秦大人看着冉修辰一时不知道他这话究竟是推辞还是真的了。

看他方才进来的时候,脚步稳健,眼神清明,也不像是喝醉了的样子,自己坐在这里,也没闻到他身上的酒味。大约是心里不愿意,所以用这样的话来客套地拒绝。

可是这么说也不对,既然是客套地拒接,那便委婉地说些暂时还没有这个打算就罢了,又何必约了明日在翰林院见面。冉修辰是个重诺的人,既然说了,也不至于放自己鸽子。

秦大人满心的疑惑,却也不好多问,便是起身告辞了,“既然如此,那冉大人你就赶紧休息吧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冉修辰叫了下人去送秦大人出门,这才起身往自己的房间走,走起路来稳健有力,哪里有一点喝醉的样子?

栾静宜对翰林院已经很熟悉了,重新回到翰林院之后,便是如鱼得水,一切都做得得心应手。

到了晌午,大家便是吃饭、休息。

栾静宜正吃着饭,却被人给叫了去。

“你……你怎么会来这里?”栾静宜看着面前的冉修辰,还不忘左顾右盼一下,看看旁边有没有看到。

冉修辰被她的样子逗笑,“我就这么见不得人吗?被人看到了又如何?”

栾静宜微微红了脸,被人看到了自有借口敷衍过去,毕竟自己在冉修辰的手底下供过事,只是毕竟有些不好意思嘛。

“晌午的时间这么紧,你还过来干什么?”反正晚上就能见到了。

“哦……我不是过来找你的。秦大人找我有事,昨天晚上商量好了要过来。”

栾静宜瞪他一眼,他这个‘哦’可是太讨人厌了。

“那你去吧。”栾静宜转身就要走,冉修辰却是拉住了她的手,“不问问秦大人找我来做什么吗?”

栾静宜连忙看了一下四周,同时将自己的手从冉修辰的手里抽回来。从善如流地问道:“秦大人找你来做什么?”

“他要给我说一门亲事。”


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y5h.jjxhb.com

as2.jjxhb.com  8bqs.jjxhb.com  pe0c.jjxhb.com  v63i.jjxhb.com  i68q.jjxhb.com  

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