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过,被苏家战斗力强盛的夫妻两给堵在了门外。

安应明面红耳赤的鼓着一张俊脸,讪讪的站在苏家的大门口,“爸妈,我,我就是想跟苏离解释一下,她在家吗?”

安应明边说着,边伸长脖子往二楼属于苏离的那间卧室的窗口瞅,希望下一秒,就能从那个窗口看见自己想见的熟悉的面庞。

苏母插着腰,一副市井老母的模样,贵妇人的优雅荡然无存,而苏父跟门神一样拿着扫把挡在门口,就差没对安应明破口大骂了。

“老婆,你先回去歇着,就这么一个黄毛小子,由我来对付。”

“老公,那你别客气,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他才行,不然咱们的宝宝的亏可白吃了。”

就这么一小会的功夫,苏母便感觉到身上有些乏力,立马把位置给自家老公让了出来。

苏父往地上呸呸两声,展开的架势十足。

早看这小子不顺眼了,把他养了二十多年的娇娇闺女拐走了不算,还不好好珍惜。

之前迫于对方是自己宝贝儿放心上的人,苏父就是有意见,也全忍在心里,自己消化了。

但现在嘛,他可没必要跟对方客气。

安应明被苏家父母凶神恶煞的气势给吓得一连往后退了好几步。

以往,苏离得父母虽说对他没有特别的尽善尽美,但也是客客气气的,哪有显露过此般模样,嫩是吓死个人了。

从小到大,走出去,总被人称一声安少的安应明哪里被人这样对待过,他稍稍有些不渝。

只不过掩藏的很好,面上一点都看不出来。

安应明也知道自己所做的,会遭到苏离的爸妈的厌恨,也是自然的事情,所以还是腆着个脸凑了上去。

苏父是什么人啊,在商场摸爬打滚几十年的老狐狸,牛鬼蛇神见得多了。对于安应明心里想什么,他会看不透?

正是因为如此,他的怒气又往上窜了几丈。

好家伙,明明是你的错,还弄出一副忍辱负重的模样,埋汰谁呢。

“谁是你爸妈,你可别乱叫,我们苏家可就只有一个独生女儿。”苏父一点不客气的纠正安应明口里的话。

安应明很无奈,“爸,你一定要这样吗?”

苏父“什么一定这样那样的,你可是姓安,跟我们苏家有什么关系?赶紧走走走,不然别管我手里的扫把不留情面了。”

安应明烦躁的在原地打了好几个转,语气中透着焦灼,“爸,你别说气话,我现在是真的有十万火急的事找苏离商量。”

其实叶秋的事情,想要帮忙,找苏父是最好的选择,但安应明还不是彻底的蠢蛋,也知道他自己只要提及一个有关别的女人的事,估计面前的老丈人一定会暴走的。

更兼之,苏离性子软,又对自己情深一片,安应明还是有把握说服对方的。

苏父哼哼了两句,警惕又厌恶的看向安应明,就是不让步。

安应明没了办法,在明知道这样做,会得罪死面前的老丈人,但他还是选择了这样做。

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然后对准苏离的窗户口,大声的喊道“小离,我在你家门口,咱们两见个面好吗?对于婚礼的事,我可以解释的。”

窝在客厅沙发里的苏母也听到了外面的叫喊声,更是对自己的英明决策感觉到庆幸。

幸好将乖女儿弄出去旅游的,不然让她再遭遇这些事,可够糟心的呢。


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wx7.jjxhb.com

rib.jjxhb.com  o1u.jjxhb.com  chd.jjxhb.com  0upu.jjxhb.com  h0d.jjxhb.com  

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