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人才后知后觉的回过味来,席子语大叫一声,“好哇,大师兄越来越狡诈了,太阴险了,明明知道师父没事,竟然不告诉我们!叫我们这几日担心成什么样了?”

说着还捏了捏舜华的脸,虽然被舜华拍开了,但是他还是夸张的道:“看看我们二师兄,都饿瘦了!”

菱一笑得无奈,舜华也嘀咕道:“就是啊,借此机会教训了我们一顿不说,还罚了我们那么多天……结果原来都是他的手笔。”

“他教训你们是应该的。”菱一摸了摸舜华的脑袋,顺了顺毛,笑道:“难道咱们这次魔界之行还不够他教训的。”

说着,菱一不由得扁了扁嘴,“别说你们了,我也被好一通教训呢。”

三人杵着脑袋,顿时愁眉苦脸,异口同声的道:“大师兄(小沂儿)太凶了。”

菱一跟着席子语和舜华两人插科打诨的混了一天,心情轻快了不少,就连神识上的伤也觉得松快了不少。

看着天色晚了,两人非要将她送回房间,好一阵叮嘱她好好休息,好好养伤,不要操劳,硬生生的打断了菱一想要去看看炽墨的行动,答应他们会好好休息,绝对不会再乱跑了,两人这才离开。

只是两人搬了那么几日的砖,如今修为回来了,又知道一切都是霄沂暗中策划忽悠他们的,心里怎么也咽不下去这口气。

“我堂堂鬼王,难道会怕了他魔尊?”席子语拍了拍胸口,对舜华道:“二师兄?怎么样?你可是要一统妖界的人,不能怕了吧?”

舜华本来性子就直爽,有些小暴躁,哪里经得住激,当即道:“我会怕?”

“走着?”席子语使了个颜色,舜华自信的点了点头,两人本是要回屋休息了,毕竟劳累了好几天都没能好好休息一番……

可这会儿也不急着休息了,只觉得浑身都充满了力量,于是朝着炽墨的住所去了。

听说霄沂一整个下午都守在那。

舜华哼了一声,不满的道:“他居然这么好心,我总觉得哪里不对!”

席子语表示赞同。

魔宫本就以黑色为主,魔界天色阴沉,所以魔宫的宫殿里,若是没有点上通亮的灯火,那么整个宫殿都会显得十分阴沉。

这种阴沉诡异的气息好像才能代表魔界一般。

炽墨所在的侧殿陷入一片黑暗之中,本已经是深夜,可却没有点灯,没有一丝的亮光透出来,整个院子也没有任何人影,气氛安静得诡异。

霄沂静静的坐在房间的屋内,桌上点了一朵小小的魔火,照亮的范围也就桌子那么宽,其他地方都隐在黑暗之中。

炽墨本该还昏迷不醒,但床铺之上却空无一人,而霄沂闭着眼睛,表情淡漠,一点也不紧张和惊讶,像是在闭目养神。

直到隔壁浴室传出来一声痛苦压抑的闷哼,霄沂才睁开了眼睛。

他起身推开了门,浴室里也是暗沉沉的,但适应了黑暗的霄沂可以清晰的看清楚室内的一切。

地板上全是暗色的血液,新鲜的,带着一股让人不适的腥味,这血一点点的自黑暗之中流淌出来,从屏风下一点点渗透了过来。

霄沂好像看不见一样,丝毫不嫌弃,踩着这一地的鲜血绕过了屏风,大浴桶里是一种颜色极为诡异的液体。

混合着血液,显得鲜红异常,但这鲜红又不似血那般,好像只是掺杂了血液,颜色却更加的鲜艳。

满满一桶,红得触目惊心,所以炽墨白皙的肌肤在这黑暗和血红的世界里,显得十分突兀,他无力的靠在浴桶之中……那鲜红的液体刚好没过他的胸口,所以可以清晰的看到他脖颈上那道十分深的伤口,没有一点愈合的趋势。

甚至可以说……血一直都没止住。

手脚虽然埋在了水中,却也可以想见,那几道伤口的情况和脖颈上是一样的。

“你再这样下去,会死的。”霄沂冷静无比,站在屏风边上,淡淡的开口道:“血脉是天生的,不是说不要就可以不要的,就算你流干了身上的血,再生出来的血液,一样带着魔族的血统……”

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

警告 / WARNING

千赢官方网站-pt游戏下载可能令人反感;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,傳閱,出售,出租,交給
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,播放或播映。



tcnde.jjxhb.com  xd89.jjxhb.com  4v4p.jjxhb.com  304jm.jjxhb.com  gm6kp.jjxhb.com  

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, circulated, sold, hired, given, lent, shown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.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