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人自然要观察人,他要是真想追求心心,机会很多,也有很多攻陷她心里的想法。

然而,他到现在都没有行动,大概还是欣赏多过于男女之爱。

他更欣赏心心在应对各种事的处理方式,而不是用男女之情待她。

易子心不知道霍宛为什么突然沉默了下来,还以为他身体不舒服了,连忙拿下筷子,“要不要叫医生过来看看?”

霍宛拉住了她的手,“没事,我只是难得有这么放松的时候,经常会说着说着话走神了。你别太紧张。”

易子心也觉得自己有些太敏感了,“对不起,我真是被你吓得产生心理阴影了。连你发呆,我都开始怀疑了。”

“这句话应该由我来说,我不该这么吓你的。以后我做事一定会把自己的安危放到第一位。”

“我并没有怪你把自己弄伤,我很理解你当时的心情。对你而言,你的命和那位战友的命同样重要。如果是那位战友受了这么重的伤,他还未必有这么好的医疗条件和康复条件,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,你救人都没错。我不会因此责怪你,或者认为你做的不对。可我还是很担心。”

霍宛伸手将她拉进怀里,“我知道。你可以容许我做别的事,是不能容许我把自己置身于危险之。我应该无时无刻都知道这一点,而不是把自己弄受伤了之后,我才幡然醒悟。”

霍宛亲了亲她发颤的睫毛,继续轻声说道“很对不起,我让你跟着担心了。”

易子心心里一直紧绷的弦顿时断了,身体软在了他的怀里。

她语无伦次地说道,“我不想跟你说这些话的,可是我很害怕。我没有你那么高的情操,也没有你舍身为人的情怀。我的心也很小,只容得下我们两人的家和家人。”

易子心说完眼泪顺着紧闭的眼睛滑下脸颊。

她很早想说这些话,可她觉得在之前说这些话并不妥当,显得太矫情了。

然而,这些话真的是她心里最真实的想法。

她没有办法想象在失去父母之后,她又失去了最重要的人。

那种感觉太可怕,她一点也不想尝试。

现在他还好好的活在她身边,她只觉得感恩。

哪怕他要一直这个样子很久,她也没有任何怨言的陪着他。

起生命没有了,身体的不便只是很浅的小东西。

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下次不会了,你要相信我。”霍宛轻轻吻干她脸的泪痕,一遍一遍的跟她保证。

正在病房内的气氛要升温时,一个煞风景的声音响了。

“我说我们不用专程走这一趟。看吧,我们是棒打鸳鸯的棍子。”霍绯懒洋洋地说道。

禇行睿“总不能连看都不看一眼,那样显得太冷血了。”

霍以安“现在看了一眼我们可以回去了。”

易子心没想听她们三个人把话说完,脸已经热的可以煎鸡蛋了。

她急忙站起来整理了自己的衣服和头发,还是有手脚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的感觉。

霍宛白了站在门口跟说相声一样的三个小家伙,“麻烦你们下次出场的时候看看时间。”

霍绯“哥,我们大过年的过来看你也挺不容易的,你别提要求了。因为提也没什么用。”

他这个兄长已经没有威严了吗?


c2ge.jjxhb.com  xpp.jjxhb.com  og9.jjxhb.com  mdob.jjxhb.com  dru.jjxhb.com  

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mf89o.jjxhb.com

本站千赢官方网站-pt游戏下载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!